• 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 TRENA

【風機、漁民、白海豚】



每次提到離岸風電時,最常聽到的兩個批評,一個是風機太貴,另外一個就是風機會破壞生態。關於太貴的議題已經解釋過太多次了,今天要來談談生態的問題。

我們深知所有的人類開發行為,都對大自然有一定的影響。但是一項開發案卻也不見得只是單純的「破壞」,如何在不嚴重破壞生態的情況下,讓開發案的影響降到最低,甚至是透過開發案帶來其他正面的效益,或許是我們可以共同思考的方向。

  • 看似衝突,其實目標一致的參與者

在離岸風電開發的過程中,主要會有三個角色,分別是風機開發商、漁民、環保團體。各自為了漁業、再生能源、生態保育努力,當三個角色在開發案的過程中發生意見上的衝突,但有衝突就代表參與者是完全對立的嗎?其實並非如此,以長期來看,這三個角色應該有著一致的目標,只是對於達成目標的過程有所歧見。

舉例而言,白海豚的存亡就是三者都該關心的事情。環保團體基於生態永續及保育瀕臨物種的原因要求保育白海豚 ; 同樣的,漁民需要一個豐富永續的漁場,白海豚作為食物鏈的頂端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; 對於離岸風電開發商而言,如果因為開發離岸風電而導致一個瀕臨物種滅絕,將會對開發商的商譽造成巨大的傷害,嚴重影響未來在其他地區、國家的開發案,絕對不會是一個放眼國際離岸風力市場的開發商所樂見的。


雖然如此,目前卻看不到這三方有效的合作,此之間仍未建立友好的信賴關係,各自仍擔心自己守護的價值受到另一方的侵害。

  • 為何難以取得共識?

4/30日,陳椒華委員辦公室、劉建國委員辦公室、蠻野心足生態協會、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合辦了「離岸風機開發與海洋生態保育公聽會」,會中除了能源局跟海保署有報告之外,更有多個環保團體、政府單位發言。

從會中各單位的發言中可以發現,現在問題的癥結點,在於台灣整體海洋資源管理的問題。其中大致可以分為兩大問題,首先是海洋知識不足、另外則是管理機制不健全。

  • 白海豚已岌岌可危,海洋知識尚不充足

白海豚的瀕危問題已存在許久,白海豚的存亡,絕對不只是「不蓋風機」就可以解決的,我們反而因為離岸風機,意識到台灣對於自己的海洋生態是多麽的陌生,對於物種保育又是多麽不足。

根據台灣大學獸醫學系楊瑋誠副教授所說:「依據台灣大學的研究,臺灣的白海豚有一半有皮膚病,是因為這些白海豚的免疫力不好,而當噪音超過SEL140DB就會導致白海豚的免疫力下降,同時另一個研究顯示,有4成的白海豚有人為傷疤」。

海保署也表示,現在發現對白海豚的衝擊包含了1.棲地減少 2.水質污染 3.糧食不足 4.誤捕 5.工作船速度太快 6.噪音等等。

可見白海豚已經處於十分惡劣的生存環境,但我們對於白海豚的知識卻仍非常缺乏,當我們連要保護的物種的特性都還不確定時,我們又該如何保護他呢?

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郭鴻儀律師當天表示:「現階段對於台灣白海豚的研究多為族群觀測為主,但對於白海豚實際生活習性、食用魚種、鯨豚行為受水下噪音改變影響閾值以及族群行為模式等,缺乏本土性的完善調查研究」

海洋知識的不足,也並非現在才發現的,但2018才剛成立的海保署,目前仍在研擬「臺灣海域白海豚保育計畫」,海保署另一個「海域生態環境守護計畫」也仍在國發會審議。可見台灣對於海洋生態的資料庫仍在建立中。

  • 監管機制尚未健全,有待各界共同合作

除了對海洋生態的資料不充足之外,我們對於「該如何監測才有效」的標準也仍未建立,在能源局的報告中,表示為了能有更符合台灣狀況的海洋調查,「於海洋示範風場海域,進行現場調查與監測方法相關研究,同步了解風場開發實際對生態影響。」。此調查將在風場施工的的前、中、後做現場實證,確認每一項調查與監測方法是否有效。

另外,郭鴻儀律師也表示,目前針對這些開發商已經承諾的環評部分,環保署也沒有確實的監督。所以除了調查與監測方法之外,需要更完整明確的監督機制。

  • 離按風電業者真的不關心海洋生態?

如前文所提,對於長期開發而言,風電開發商也不希望白海豚滅絕,問題是,在大家都對海洋生態不夠了解、制度也不明確的情況下,到底要如何才能避免傷害到白海豚呢?

風電業者在進行風電開發時,需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,但在台灣自己的海洋資料尚未健全時,只能以國際資料作為依據。問題是當國際資料不適用於台灣的狀況時,該如何是好?

例如前面所提到白海豚所受到的噪音影響,在環評時,當時使用的標準是SEL160DB。如今如果確定必須把噪音降低到SEL140DB以下,難道要請離岸風電業者重新來過嗎?但是如果因為之前通過的環評是160DB,就不要求風電業者將噪音降低到140DB以下,難道就要讓白海豚繼續受到傷害嗎?

針對這些問題,能源局李君禮副局長也說到,為了發展再生能源而破壞生態絕對不是我們要的,雖然有些東西不是當時環評的承諾,但是還是可以跟風電業者來溝通,希望可以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。但從開發商的角度,時常有不同的學者提出不同的方法,他可能就沒有辦法遵循,所以能源局也希望在一段時間以後,建立起一些剛性的規訂或規範。

  • 互信與溝通仍是關鍵

我們發現在離岸風電與海洋生態的關係中,仍存在許多的未知,導致彼此難以建立足夠的信任。例如在對白海豚還不夠了解的情況下,環保團體對於風電業者的每一項開發行為都是感到擔憂的,但風電業者也害怕擔心團體會不斷地提出新的標準,讓業者沒有一套可以依循的標準。

雖然現在已經看到海保署慢慢地建立海洋資源的資料,能源局也試著建立一些調查與檢測的機制,但能源轉型總不能停滯不前。我們期待在這些機制建立的過程中,漁民、風電業者、環保團體應該積極地加入這個制度設計的過程。

例如在資訊更加流通的情況下,風電業者可以提供更多監測數據,環保團體可以提供更多保育的知識、漁民更可以透過與這些團體的接觸與合作,推動漁業轉型,減少拖網、流刺網,轉而加入生態保育的行列。

因此,我們除了需要完善的制度、豐富的海洋知識之外,更亟需建立這些參與者的信任關係,找到彼此合作的模式。


#TRENA #離岸風電 海洋資源 台灣白海豚 綠能與環境共存 #Telegram搜尋@Trenatw

14 views

T:02-23700930/02-23113901

F:02-23702548

  • unnamed

©2018 by TRENA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
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