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 TRENA

從日本綠能革命看台灣綠電躉購費率

文章由 雲豹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提供


經濟部於11月底公告108年度太陽光電躉購費率草案,調降幅度超過11%~12%,在產業界引起一片嘩然,原因在於,台灣政府從2016年開始大力推動能源政策,希望在2018年6月前新增1.52GW太陽光電,最終以0.22GW之差未能達標,在此情況下,政府理當鼓勵並加速推動裝設太陽能發電,而卻在這時間點,大砍太陽光電躉購費率,著實打擊國內所有太陽能業者。


亞洲國家同樣積極發展再生能源的日本,從2002年通過新能源利用特別辦法後就開始成長(圖1),但2003到2008年間,年均增長率僅5%,2008年到2012年,也僅增加9%,直到2011年3月11日福島核電廠事故後,日本大幅調整能源政策,鼓勵再生能源產業發展,於2012年7月經由《可再生能源特別措施法案》,推動再生能源固定價格收買制度(FiT),提出高額補貼,讓每年再生能源平均成長率達26%,其中又以太陽能發展最快速。

▲圖1:2003年至2016年日本再生能源成長變化(資料來源:再生能源資訊網https://www.re.org.tw/knowledge/more.aspx?cid=201&id=1488


觀察這段期間日本太陽能躉購費率(圖2),10kW以上的產業用太陽能收購價格於2012年度時高達40日圓,高居全球之冠,2013年日本經濟產業省將10kW以上的系統發電收購價格降為36日圓/kWh,仍高居全球收購價格首位,帶動日本太陽能市場快速發展。而2014年度產業用太陽光電躉購價格降至32日圓,2015年度輸出在10kW以上的產業用大規模太陽能發電的收購價格降至27日圓,之後逐年調降,2017年度降至21日圓。



▲圖2:2012年至2017年日本10kW以上的產業用太陽能收購價變化


雖說從2012年至2017年,日本逐年下調太陽能躉購費率,但其每年太陽光電裝置量快速成長,成果豐碩,在打下穩定的再生能源發電基礎後,才逐年調降費率。


日本再生能源當中以非住宅型太陽光電成長最為迅速,裝設量由2012年704MW逐年快速增加,至2016年新增量達到2,418MW。於2012年施行FIT機制推行後,太陽光電已累計裝置容量達到24,995MW,是所有再生能源中成長最為迅速的類型。


日本發展再生能源之所以成功,除了政府大力釋出利多支持,民眾是否發自內心響應再生能源,也是成敗的關鍵。日本311核災令許多日本人對中央電廠的安全及穩定性產生疑慮,加上災後復甦的需求,以市民為主體的發電組織愈來愈蓬勃。比如福島縣的喜多方市,便集合了個人、企業、銀行與地方自治單位,一起來經營電力公司。


反觀台灣再生能源發展,目前正處於衝刺階段,基礎尚未穩固,卻因政府每年大幅調降再生能源躉購費率,將導致產業界上中下游業者大受打擊,加上台灣未形成全民一起拚綠能的氛圍,再生能源發展將受阻。


台灣太陽能業者開發建置太陽能電站過程中,必須獨立承擔土地整合、饋線不足、升壓站及陳抗等問題,太陽能電站的開發有太多的變數及隱形成本,沒辦法精確計算。相較於屋頂型電站,地面型要面對的問題更為複雜,而且是未來發電主力,降幅卻比屋頂型來得高。


雲豹能源創辦人張建偉表示,任何的政策成形,都要講究合理性。政府在考慮調降電價的同時,也要確保業者權益。首先,簽約確定價格,可以減少業者因其他外在因素造成延宕,而導致電費收入的損失。再者,各地法令要統一,才不會讓業者無所適從,而行政效能緩慢,應該設定限時完成。


借鏡日本,建議政府應該重新檢視目前的再生能源躉購制度,遵循全球步調,採用等比降幅,並確立相關配套方案的完整性,產業界有了信心,才能放心投入,進而擴大到全民參與,非核家園終將實現。

69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【〈民間團體聯合聲明〉堅定廢核 開啟對話--為能源轉型與藻礁保育找出路】

【〈民間團體聯合聲明〉堅定廢核 開啟對話--為能源轉型與藻礁保育找出路】 近日廣受社會討論爭議的天然氣第三接收站與藻礁保育,我們牽涉到台灣能源轉型的複雜問題,需要通盤的規劃與細緻的討論,並非絕對的零和遊戲。 今年是福島十週年,十年來,我們未曾忘卻核災帶給世人和大地的痛苦,更難以想像重啟危險核四後,台灣一旦發生核災,要付出什麼樣慘重不可承受的代價;核廢料更將留給後代子孫萬年遺害。